分集劇情選擇:(劇情已更新到第41集)添加劇集更新時間:2019-07-19 17:39:46

鳳弈第30集劇情

第30集:鳳弈第30集

  梁帝與龐貞很快簽訂了停戰文書,雙方約定,六個時辰之后,龐貞撤兵,而魏廣的大軍也只有在六個時辰后才能進城,但魏廣為了葉凝芝的安危,一刻也等不了,便想要獨自離開涵城前往彥都郊外尋找她。手下將領苦苦相勸,魏廣冷靜了下來想了想,若是自己沖動行事,給了龐貞撕毀停戰協定的理由,戰亂再起,那將鑄成大錯,他這才打消了這個念頭,命兵士再探。

  葉凝芝藏在倉庫里不敢亂動,本想等外面平靜下來再離開,哪知又等來了另一輪更為嚴密的搜查,她只得屏息苦苦等待。嚴寬挖地三尺也沒找到葉凝芝,撤兵的時間已到,他便下令燒毀了彥都近郊的所有房屋,又散播謠言,說是昏君無德,惹怒上天降下了天火,如此一來,軍心民心更為渙散。在這場大火之中,葉凝芝又僥幸躲過一劫。

  停戰約定的時辰已到,魏廣便下令大軍前往搜尋葉凝芝,他輾轉找到飛虎營余下的侍衛所說之前容身的酒樓,只發現了葉凝芝的玉佩,心中不免升起一絲不詳的預感。而逃出生天后又累又餓身體極度虛弱的葉凝芝卻陰差陽錯地因與魏廣一簾之隔而錯過了……

  皇后擔心葉凝芝的安慰,憂心不已,再加上冷宮膳食簡陋,她實在食不下咽,就讓人去向梁帝打聽葉凝芝的下落,并要求改善伙食。梁帝此時正為葉凝芝失蹤一事而煩惱,聽了稟報心頭不喜,讓皇后安心享受她自己當初為冷宮定下的規矩,并不許太監以后再來回稟這類的事。

  魏廣為了扭轉敗局,決定就地反擊,他的第一步就是滯留在城外,遲遲沒有進京,對外卻說自己患了風寒。

  身著布衣布裙的葉凝芝混在難民中間,在街頭接受施粥,有一個餓得受不了的兵士振臂一呼,招呼了一群人要去寧州投奔龐貞。葉凝芝見了,連忙亮明身份阻止他們,但大家卻不肯聽她的勸告,現場更加嘈雜。

  這時,旁邊傳來幾聲戰鼓聲響,魏廣如天神般出現在了現場。他首先聲明軍心不振是自己指揮不力之過,向在場的人深深鞠躬致歉,后又言辭懇切地安慰鼓勵了大家一番,終于使得那些想要當逃兵的人回心轉意。

  魏廣牽著馬護送葉凝芝回彥都,兩人在在路上交流了別后近況,魏廣提醒葉凝芝,回宮后只怕梁帝會讓她執掌后宮,而后宮那些妃子一個個虎視眈眈,她的日子不會好過,葉凝芝卻一臉的無所謂。

  回到宮中后,葉凝芝先去拜見了太后,太后對自己有負所托,沒能保住皇后一事自責不已,葉凝芝連忙勸慰。班鈴兒整日在太后面前說自己如何如何想念葉凝芝,太后以為她是真心實意,便親自出面求情,讓葉凝芝再次將她收留身邊,葉凝芝不好駁太后的面子,便答應了。

  梁帝知道葉凝芝怨自己沒有聽她的勸保住皇后,他對葉凝芝好一番解釋,稱自己是為了顧全大局,葉凝芝心下寒涼,面上卻不好說什么,只是提出去探望皇后,梁帝不忍拒絕,便答應了她。

鳳弈劇照

  葉凝芝帶著一眾宮女到了冷宮,冷宮眾妃連忙上前來拜見,葉凝芝卻大禮參拜了皇后,皇后不禁心下甚慰,暗贊自己沒有看錯人。葉凝芝詢問皇后,自己有什么地方可以效勞,皇后便說有個妃子整日故意在自己耳邊彈奏哀婉樂音,另外還有幾個妃子對自己不敬,多有苛待,嚇得那幾個妃子心虛地趕緊跪地賠禮,葉凝芝不禁暗笑。她知道皇后并非小人得勢之人,只是高高在上慣了,一時氣不過罷了。皇后又提出了幾項小要求,葉凝芝一一答應。

  梁帝從奏折中得知了百姓和百官對自己拋棄結發妻子的諸多怨言惡語,氣得將奏折扔了一地,并追問葉凝芝,皇后有沒有背后說自己的壞話,葉凝芝告訴他并沒有,勸他不要聽信讒言,梁帝卻不相信,還大發脾氣,拂袖而去。

  葉凝芝覺得梁帝變了,她已經對梁帝徹底死了心,便對太后說,己方敗局已定,并為自己曾經的幾番出生入死感到不值。太后卻說,她幾番生死不是為了皇帝,乃是為了天下百姓,況且眼下境況并沒有那么糟,她同時做出了一個決定,葉凝芝聞言后連忙請了魏廣進宮,與他商議對策……

  嚴寬與梁帝之前的約定是,正式談判將在廣宣宮大殿當著群臣的面進行,梁帝不明白他如此做的用意,卻不知還是在魏廣之前囑咐他的那兩個字上面—民心。談判前夕,龐宇打算大事鋪張一番,給嚴寬準備三十二人抬的大轎進彥都,嚴寬卻說越樸素越好,他就是要以此襯托出梁帝的鋪張,使民心背離,到時談判什么的也并不重要,只要盡力抹黑梁帝即可,龐貞對他言聽計從。

  到了談判這天,龐貞和龐宇帶著嚴寬堂而皇之地進了廣宣宮,當著眾多朝臣的面,那姐弟倆聯合起來污蔑龐通,說他竊位登基,皇位得來并非正統,談判自然進行不下去了,梁帝被氣得火冒三丈。魏廣將嚴寬本來就是為抹黑他而來的意圖分析給梁帝聽,梁帝詢問他此時開戰的話勝算能有幾何,魏廣告訴他,為今之計只有繼續和談,接下來就會出現轉機,梁帝將信將疑。

  經過葉凝芝的干預,皇后的伙食有了改善,但那個彈琴的陸妃依然我行我素,每日凈彈些哀怨的曲子,冷宮眾妃對她都十分厭煩,皇后好意勸阻了幾句之后,陸妃充耳不聞,皇后心中氣惱,上前砸了陸妃的琵琶,陸妃則將她推到在桌案上,傷到了頭。

  晚上,朗坤悄悄來看望皇后時,發現了她頭上的傷,不禁擔憂不已,可皇后卻心思不在這上面,她奇怪的是,當年陸妃嫉妒自己的胞姐,毒啞了她的嗓子,因此她被打入冷宮本與自己無關,為何卻如此怨恨自己。朗坤勸慰了皇后一番,稱她已是心善,不必憂心這些往事,皇后終究心中不安,便托了朗坤下次給自己帶一把上好的琵琶來,朗坤知道他的心意,當即應下。

  第二天的談判繼續,龐宇又提出了無理要求,想要公開審理當年先帝傳位一事。梁帝剛要發火,太后一身正裝走進了廣宣宮,聲稱自己就是那件事的唯一見證人,讓龐宇盡管來審。太后將當年廣定王即將冊立時被御醫診斷出天花而與皇位失之交臂,后來又得知是誤診的往事當眾說了出來,龐宇一口咬定是梁帝龐通暗中下毒陷害自己,太后也不多做分辨,卻說出龐宇并非先帝血脈,而是為救先帝而死的長平王之后,先帝為報長平王救命之恩,便將他的遺腹子收入名下撫養的驚世之言。龐宇自然不肯相信,太后卻舉手向天發誓,若自己所言為虛,愿遭天譴,之后,她又勸說在場眾人,不要將自己的子弟送上戰場,最終卻保了一個并非先帝血脈的人,說到激動之處,她體力不支昏了過去。

本文系劇情吧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
?
江苏7位数开奖查询